卵巢性闭经

您的位置:卵巢性不孕 > 卵巢性闭经 >

5个代孕妇中有1个患甲减

文章来源:http://www.gl-auto.com  发布日期:2019-03-18

  “甲减”是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简称,是一种由于甲状腺激素的合成、分泌或生物效应不足而引起的综合征。对于优生优育有着非常大的影响与危害,成为育龄女性“好孕”路上的一块不折不扣的绊脚石。甲状腺疾病对妊娠的影响主要有:不孕、流产、死胎、宫内生长受限、早产;妊娠高血压疾病、胎盘早剥;贫血;血脂和血糖代谢异常;产后出血。

  妊娠甲减的原因

  Q:为什么在代怀孕或分娩时期,发生甲状腺疾病的危险性会增大?

  A:代孕期激素水平发生变化,代怀孕期间,甲状腺及其产生的甲状腺激素水平发生变化,可能会发生甲状腺功能减退等甲状腺疾病。

  代孕期缺碘代怀孕和哺乳期间对碘的需要量增加,如不及时补碘造成碘含量缺乏,也是引发甲状腺疾病的因素。

  代孕妇缺铁铁缺乏能够影响甲状腺功能,让血液中的甲状腺素流水平下降,造成“促甲状腺素血症”。进而,影响胎儿的大脑发育和智商。

  妊娠甲减的危害

  Q:妊娠期甲状腺疾病对胎宝宝和代孕妈咪有什么危害?

  A:如果妊娠期甲状腺疾病没有得到及时的诊断和治疗,会造成不良影响。

  导致宝宝智商下降甲减的代孕妈咪生下的宝宝会增加罹患某些疾病的危险,其中大部分是关于智力和运动能力发上的问题。

  增加宝宝出生缺陷机会新的研究发现有甲状腺疾病的妇女更可能生下心脏、肾或脑发育异常的宝宝。患有甲状腺疾病的代孕妈咪(其中最常见的是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生下的婴儿发生出生缺陷(大脑、肾脏、心脏缺陷以及唇裂多指等)的比例约18%。

  为女性健康减分由于甲减初期可能从一些轻微症状开始,让女性逐渐出现精神萎靡不振、身体机能紊乱,甚至导致育齡期女性不能正常代怀孕和生育。

  妊娠甲减的防治

  Q:如何才能在妊娠期前后全面预防甲状腺异常和甲状腺疾病呢?

5个代孕妇中有1个患甲减

  A:孕前 计划代怀孕的妇女应该在受孕前期个月检测甲状腺功能。医生通过一项简单的血液促甲状腺素水平(TSH)测定,来判断是否存在甲状腺功能异常。如有异常,通常会建议其治疗正常(TSH<2.5mIU/L)后再备孕。

  代孕期 发现代怀孕后应及时检查一次甲状腺功能,一般都在确定早孕的同时进行。最好在妊娠最初3个月胎宝宝神经发育期内及时发现甲状腺疾病。以后每4~6周应进行一次甲状腺功能检查,以确保整个代孕期代孕妈咪的甲状腺功能正常。

  分娩后 大约7%~23%的妈妈在产后一年内发生甲状腺功能异常,即产后甲状腺炎(PPT)。所以建议妈妈在产后一年内,仍需去医院检查甲状腺功能,尤其是在孕前和代孕期出现过甲状腺功能或抗体异常的妈妈们。

  代孕准妈妈如何补碘、补铁?

  Q:在代孕期应该如何保持碘和铁的平衡?

  A:碘是合成甲状腺激素的重要成份,而甲状腺激素是机体正常运转所必需的。在代怀孕头10~12周,胎儿所需要的甲状腺激素完全依赖于母亲。之后,胎儿能够自己合成甲状腺激素。但是,胎儿仍然依赖于母亲来保证其充足碘水平。一般来说,代怀孕和哺乳期间,无论是缺碘地区,还是富碘地区,都应该补碘,碘摄入量应该增加到250微克/天。在这一期间可以多吃一些含碘丰富的食物,例如海带、紫菜、海鱼和其他海产品,不会过量,可放心食用。理论上还应该服用碘化钾,每天150~300微克。因为,食物补碘无法达到补碘的目的。

  在我国城市,代孕准妈妈缺铁的风险是25%-30%,而在农村超过了35%。即使在世界上的发达国家,代孕妇缺铁现象也同样很多。因为,胎儿的生长发育需要大量的铁元素。代怀孕前如果没有足够的铁储备,代怀孕后很快出现缺铁现象。检测血清铁蛋白是判断是否缺铁的金指标,可是,许多妇、产科医生并不了解这一点。代孕妇铁蛋白水平要维持在参考范围的上三分之一水平,才能保证母儿对铁元素的需求。

  代孕准妈妈甲减一定会遗传给宝宝吗?

  Q:如果代孕期得了甲减,宝宝就一定会得先天性甲减吗?该怎么判断?

  A:如果代孕妈咪患了甲状腺疾病,尤其是严重缺碘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那么宝宝大约有一半左右可能会在长大后得甲状腺疾病,但不一定是甲减。因为,小小甲状腺可以生几十种疾病。最常见的是缺碘引起的新生儿先天性“高促甲状腺素血症”(只有TSH水平升高)。一般服用左旋甲状腺素钠片2-3年,个别会超过3年。

  一般而言,先天性甲减的症状可能有:新生儿黄疸时间长、睡眠时间长、喂食困难、肌张力减退、舌头变厚、肿大,哭声嘶哑等情况。如果你在代孕期出现过甲状腺疾病,并且产后宝宝出现了以上一些情况的话,应该及时向医生咨询,以求得到最佳最及时的诊治。

  妊娠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患病率

  阅读提示:采用最新的妊娠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诊断标准研究发现,每100个代怀孕1~6个月的代孕妇中,患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者有17人,每100个代怀孕7~9个月的代孕妇中,患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者有30人。

  甲状腺疾病是常见的内分泌疾病,而育龄妇女是甲状腺疾病的高发人群。妊娠期胎盘分泌大量激素。代孕妇下丘脑-垂体-甲状腺轴系统处于一种特殊的应激状态;同时,母体免疫状态也产生变化,因此对甲状腺激素的产生和代谢均有一定影响。

  国内外文献报道,妊娠合并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和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发病率较高,对妊娠结果和后代神经发育的影响,近年来也引起内分泌、围产医学和优生学界的高度重视。我们对不同妊娠阶段代孕妇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患病率进行了分析,以期对以后的筛查工作做进一步的指导。

  随访145名代孕妇,年龄21~44岁,初次筛查时妊娠早期23人,妊娠中期51人,妊娠晚期71人。其中既往有甲状腺相关病史者11例: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正规治疗者2例,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未治疗者2例,甲状腺功能亢进治疗病情控制者2例,有其他甲状腺疾病史者5例(包括甲状腺腺瘤、甲状腺肿);否认既往甲状腺病史134例:孕程中筛查发现无明显临床症状的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35例。

  研究发现,妊娠早期和中期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患病率为17%,妊娠晚期的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患病率为30%。

  由于代孕妇本身生理状态的改变,TSH在妊娠期间的参考范围目前尚缺乏统一的标准。国外报道,非妊娠期妇女的血清TSH浓度的参考范围是0.45~4.5mIU/L,但是近期的数据显示,超过95%的正常人TSH水平低于2.5mIU/L。而TSH介于2.5~4.5mIU/L者发展为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风险增加。因此有学者建议将妊娠期妇女血清TSH的上限参考范围降低为2.5mIU/L,但更多学者认为这只增加了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诊断,并无证据显示有益于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治疗。因此是否降低TSH的上限参考值还未达成共识。根据代孕妇甲状腺功能的生理性改变,提示重新制定妊娠期血清TSH的参考范围的必要性。若采用非妊娠期的血清TSH参考值来评估代孕妇的甲状腺功能,有可能漏掉近1/3的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代孕妇。

  抗甲状腺自身抗体包括TPOAb和TGAb,是反映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的特异指标,也是分析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病因和评估其预后的重要指标。以往认为只要代孕期甲状腺功能在正常范围内.则对妊娠就无不良影响。但研究了69例有早期胚胎丢失、胎儿死亡及先兆子痫而甲状腺功能正常患者后,发现血清中抗甲状腺抗体分别为37.9%,40.9%和33.3%。较对照组14.5%明显升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检测了700例有复发性流产史及200例正常人,其血清中的抗甲状腺抗体的阳性率分别为22.5%和14.5%。

  研究发现,在孕14周时,约有l0%的代孕妇血清中存在TPOAb,其妊娠期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危险性较阴性者明显升高。研究发现,在妊娠早期TPOAb阳性的代孕妇,即使甲状腺功能在正常范围,其胎儿亦有可能发生智力发育缺陷,且其新生儿低体质量率及妊娠期间流产、早产的发生率均有所上升。因此,TPOAb的检测也非常重要。

  国内外文献认为妊娠期的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包括三种情况:①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血清TSH增高,FT。正常;②低T4血症:血清TSH正常,FT4减低;③TPOAb阳性。因此是一种广义的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基于在国内外学者的研究中以上三种情况对于妊娠结果和后代发育均有影响,本文采用这种广义的定义来讨论。

Copyright © 2004-2025 北京阿托不孕机构